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給水岸第一排】12月 29日的日記
我的確是不想在大半夜沒事非得用打電話的方式聯繫你們了⋯⋯畢竟電話還得偷偷摸摸地打,要不然還得跑去外面,多累人啊這是? ⋯⋯⋯⋯先說啊,張先生的歌今天提早零點出現,早個十幾、還是二十分吧?我擔心我們通話過程中的其他意外,所以自然是避免讓你處於尷尬的場面當然會比較好?有很多原因就是了~我覺得不管是羅賓威廉斯說得也好,結論一切都是腦鴇的陰謀也罷,重點還是專業形象要顧好啊?雖然你們說(上次說下班了也是一般市民)不過我又不知道你們有些是市府額外招聘(另行外聘)的,我以為是一般公務人員欸? 唉,張先生的歌出現在跟你們客服的通話後已經不知多少回⋯⋯我已經說了,會發現純粹因為次數太多,我時常沒良心的切掉~所以說你⋯⋯得了啥「嘴上不欺負我,全身不對勁」的病嗎~我是聽說你的理智掛失一陣子了,難怪淡定也鬧離家出走,總之?我會擔心你在我們談話過程中因莫非定律增加出錯的可能,更何況我背景參數還有三觀崩壞的腦鴇經常存在性錯誤,她們身為恐怖份子以及醫療器材濫用的違規戶,到現在都還在謀財害命、貪贓枉法族繁不及備載(她們沒拘提等同司法上的未竟之處)白話文:那就低能的一再重複跟每天偷窺別人日記邊生氣而已,一切尚待蠢死。 我直白點講,一般人不分男女,通常身體衰弱還是有病的(或者正受到威脅)很難有所謂性慾,特別是經常被電擊的場合,遭電擊的部位容易過敏紅腫,嚴重者脫水還是橫紋肌溶解症也已經提過,那讓上述這種低能在一般住宅亂開亂鬧不抓的政府⋯⋯一來是不負行政責任,二來是放任腦殘自殘殘人,三來是昨日今天過了這麼多年,還期待被害人當公務人員貢獻社會,我沒當面直白嗆出:叫人遇到恐攻的自己去當警察,你們怎不乾脆去撞牆死一死算了?(這種道理能用的話,遇到刑事案件的所有受害人難道都該殺去警局,搶了警察手冊跟配置裝備,乾脆點殺了加害對象?)結論:罪犯犯罪(自承)你們畏首畏尾,那幹嘛出來當政府? 環境賀爾蒙異常的也不太會有性慾啦,內分泌失調的很多就是了,總之?她們不找點事情亂鬧好像就像沒出生過一樣,試想如此窩囊的舉動,她們的親屬能有啥大破大立的節操?還奢望每日被無故攻擊幾百回的給她們做朋友還是帶小孩,簡直蠢得一言難盡。 不要期待教失智怎救失智,要不就增加公衛教跟社會福利,蓋些療養院也要有人員進駐就是了,我沒興趣對攻擊我的失智施展失控的同理心,有鑒於那些造孽的連自己的種都不敢要,我們還是有點常識,正常提供一般人自理的方法,救不了的就別給對方希望實在些,你看連最近都有這種八卦「缺錢不會學腦殘,鈔票改版自己印嗎!」這樣就連腦殘的鈔票都可以不必去要了,執政黨多聰明!! 腦鴇們的行事也就各種妨礙言論自由的集大成啦⋯⋯更讓人感慨的還是各種扭曲的心態,可能因為她們本身就已經是日本男也不要(乾脆丟到海外放生)看看能不能當作沒存在過比較好⋯⋯我聽說很多日本男很像想都裝作不認識那些東西了,裝忘記比較省事,以前我跟他們(不分男女)不認識時就已經是煩人煩出名,每每二次、三次會要換店還不都因為出現了不速之鄰居,說錯了是不速之客(簡稱KY),日本那些裏文化有好多是躲腦鴇出來的潛規則,重點:腦鴇自己不知道是應運自身的行為所生。 跟你有關的?嗯,他們好像不太滿意你(周遭)沒被仙人跳還是加入扮家家酒傷肝傷身傷肺的各種(主要是居酒屋等飯局應酬相關)⋯⋯自己小心吧,估計這三十年想藉故找你們去「慰慫」的缺錢戶絕對不會少,該說華人裡頭也有這種傻逼啊,是怎覺得(妄想)我們都沒經驗來著?我昨天下午又遇到在我面前演兩下的,實在不想這裡打,有機會再跟你說吧~ 「慰慫」就是安慰慫貨⋯⋯這是大陸朋友的直白講法,我好聽的已經講過了(我甚至講悲眾生了,不是悲畜生,仁至義盡),這些冥頑不靈的有聽沒懂,成天怪力亂神啊~因為沒記性,所以曬下限曬到底也腦補合法了。 耳邊剛才又響起熟悉的歌曲⋯⋯你欠吐槽啊?我都說了,工作時聊超出市政業務還是國家事務的私人議題還是有底線,如果我跟你交談可能引起生理反應現象(男性本能),那個自然不在理智控制之下,硬要你習慣肯定沒輒,除非你已經有免疫抗體吧!!或者?你可以考慮旁邊放大蒜還是洋蔥,那類有治療感冒效果的具吸入(嗅覺)型治療劑⋯⋯咦?我忽然邊打邊想出解決方法了,有些吸入型的類似百靈油?緊急用應該還可以。 反正啦,防止過敏的可以考慮,總不能要你旁邊放個麻婆豆腐還是四川鍋(難道你們辦公室還可以放個電磁爐一邊加熱)?真這樣的話,不如連中華鍋也帶去吧⋯⋯看看幾種香料料理實驗結果有用⋯⋯話說你那工作要用理智的啊(靠嘴吃飯/嘴長在臉上/臉是頭部一部分),用到本能(依據中控器官部位不同)當然是出錯。總結:我又沒叫你乾脆剁掉,甚至沒胡亂建議你自虐的方式,工作請正常拿出專業態度。(大蒜跟洋蔥放著吧) 喔,對了⋯⋯我最早跟你吵的那個(不否認包羅萬象離題萬歲十分吵),好像是說講話速度太快?導致一下子刺激太多神經網路(動太多迴路),容易造成感官過度敏銳的樣子。上述這是我本身看腦神經學的專業書籍後參考歸納的講法,簡言之:速度快開太多迴路連結,可能連帶啟動本能。 之前我說,我對你打字會全開男性語氣,結論就是全開男性語氣啊⋯⋯ 在想啊⋯⋯難道是因為你也語速很快,所以我也被你速度啟動本能了來著?以性別上來說,我是女的沒錯啦(說話之所以有女性特徵),根本問題如果在於「速度與激情」這麼哲學性的議題,想來可以參考某部臺版翻譯叫「玩命關頭」的電影;又或者問題是在於社群歷史,對照天文歷的人文統計數據?你有好感的聲音類型(人)是金星獅子週期出生來著⋯⋯? 話說回來,金獅這配置還是要看日座/宮位在哪啦,就像金瓶還是得看土星跟天王落座/宮位在哪一樣,仔細想想你說話習慣(腹黑時)確實很像個魔羯男,雖然表面浮誇內心纖細的日月特質也挺明顯,至於金瓶的中央空調⋯⋯呃,我覺得那些希望你沒節操的,可能會希望你24H開啟吧?再細思一下,金瓶跟空降部隊的形象也有點形上的關聯,上升又是第一印象,論及你的姓氏還真的有種空降部隊的感覺?容易被先入為主蓋官印。 先說(忘了講過沒)我聽你報姓外加解釋時的內心反應:這聲音⋯⋯好像張OO喔,我記得我才剛買他CD?有些音像,有些不太像。/然後,我問了啥?我忘了⋯⋯反正重點錯(沒多久發現只差在KEY會飄),我也是事後跟人家聊天,才想到那些其他複雜的事情(所以,我都沒去打聽啥啊!)。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