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給水岸第一排】12月 12日-14日的日記
剛才隨機又連續交叉播放跟你特別有淵源的兩位歌曲,有時我都在懷疑到底是我太想你,還是怎樣?⋯⋯話說回來,記得在新浪微博說過了吧?接下來要用男性語氣對你講話來避免尷尬,否則女性意識各種難為情會導致打字跟之前一樣變很慢。總的來說?那會毫無效率可言啊!再者,每每想到我倆已經認識這麼久,聊的內容又五花八門概括太多,那肉麻起來能多詭異啊? -------------------------------------- 話說回來,跑去漂鳥青旅夜宿的第二天吧?早上跟你哥倆好電話問OO纖維工藝博物館的資訊時,忽然熊熊擔心起自己所在位置會不會被你特定,好像曾有那麼點想到「你下班出現在這的話,我該怎麼辦?」的感覺。那時也各種睡眠不足來著,沒事想太多了~~若不是因為那裏也是偶爾出入對象複雜,不然作為悠哉看書的地點(青旅)還是很好的選擇啊!還有吧台(可以點飲料請其他背包客)跟廚房(有冰箱可以放吃的)。簡單地講,等到將來官司的事情告一段落⋯⋯屆時我可能也有點閑暇再繼續嘗試城市小旅行吧?也許在青旅或各區閱讀活動中心不定時走走。 青旅的話,你要光明正大路過/待著+觀察?還是知識份子型交流搭訕?更有甚者,請人員幫調個網路電視設定放音樂都行的啊⋯⋯所以啦,如何相遇不是問題~就是等比較沒後顧之憂的時候再說了!但是,別期待我會三不五時沒事有那個閒錢去那邊躺著看書,還順便猜你哪天會路過就是~該說科博館、美術館,還是大眾活動中心不都也是很好的路過地點嗎?找個咖啡廳還是能用餐的地方坐下來歇會兒不就得了?哪有那麼困難!我還記得上次是在書店遇到你家人⋯⋯現在張先生的歌又出現了,好想吐槽啊!我切了,別怪我無情啊~我只是不想在任何形式上牽拖到你。 我忘了我到底⋯⋯是今年10月問的?還是11月去住時打電話問的?關於那個纖維工藝博物館的話題,哎算了~反正事到如今?那不重要!重點是?我發覺自己只有躺著或者歪頭傾斜十五度左右不會臉水腫,要維持下巴尖只能靠這幾種方式(照鏡子時注意到頭縮著好像也比較不會),那這樣臉要不圓還挺難的呢(不考慮拔智齒),於是我何必想打扮還是其他事情之類?⋯⋯純事後論啊,仔細想想我遇到十年潛力股的時候,那個坐姿姿勢+角度的確會讓臉看起來滿尖的。 我真的很想吐槽⋯⋯⋯⋯⋯⋯又出現那首「愛怎能這樣地分配」歌詞的曲子了,話說回來,我每當聽到查理的歌都會想起十年潛力股,聲音像也是確實?這幾年能聊得來的異性新朋友不多啊!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