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是一個療癒系的心情日記社群,
亦是兩萬多位朋友的心靈避風港。

在這裡,
旅人們得以靜心書寫、記錄歲月中的美好。

圍繞在心事分享與生命連結,溫度從最純粹的日記服務出發,也將以不同的樣貌參與人們的 #心情 #日常。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給水岸第一排】12月11日的日記【玄乎】
今天下午一六時二十五分-二十八分前後通過學士路時發生了離奇的詭譎事件⋯⋯先說好,這次不是瓦斯行的天然氣車子,雖然那個又在別的路口有遇到,乾脆以後都記車牌跟瓦斯行名字好了?嗯,事情是這樣的,當時我在三十五號公車上看著熟悉的醫院大門,想著這角度可以看見某健康食品店的店門門口,頓時百感交集、心裡湧上千頭萬緒,盯了大概一分半鐘(車輛還未轉過五權路),對面車道駛來一堆車輛,其中一部的車牌號碼經過眼前瞬間亮了一把,XXX-1319⋯⋯我各種莫名又忍不住想笑,這表情持續了幾分鐘來著? 如果有人說重點這玄在哪裡⋯⋯嗯,當下我是各種想笑的五味雜陳內心糾結,只差再來一首張先生的歌啥的,天知道到了一心市場(MP3時間16:28?)真的出現了⋯⋯歌詞裡頭有「愛怎麼能這樣分配」的那首~~~我已經笑出來(但沒出聲),只聽了不到三十秒我切了,覺得這實在太扯, 然後我又看了下一首,除了想吐槽:「擺明了你才是外星人」以外,不知該說啥好,那是某月處歌手的歌,啥米尼加拉瓜瀑布,還是成都之類的都有入歌詞,總結?我觸景傷情時的遭遇也真是各種奇葩,所以我想說:水哥是外星人的可能性還比較大。 不知怎說好,我感覺你們兩個有那麼一點說話習慣相像的地方(之前提過吧),雖然都是些不重要的交談起頭語還是接續詞的關聯共通點?沒想到我竟然也會有如此糾結的一天,以前從不覺得自己會在感情方面的空窗期桃花連連,但偏偏路過還是會想起來?連帶半年多前吧,各種複雜的感覺,就像我上週還是上上週聊的,一到關鍵時刻要是做不出抉擇我就通通放生⋯⋯哎,但話又說回來,我還是先去看一下那時的行運好了,又覺老天莫名整我的節奏。 應該十一年前吧,那時巴哈講談名字改場外了沒我忘了?可能是還沒,或者剛改的時候曾發生過新店某瓦斯行離職員工亂爆料的事件(名字有關啥黑心瓦斯行的),有個版友跟那發文者吵一吵後循線通報檢舉,最終導致瓦斯行老闆去信巴哈版務(跟站方表示是離職員工所為?),記得總管有出面發文的樣子,文章就我當年看是有M在精華區啦,但到底是不是系統吃掉了?還是已經被刪掉?我就不知道了~ 反正?現在到哪去日本女還是她們的那群三教九流都忙在鬧區買瓦斯行車子路過來路過去,想也知道她們沒安好心,到頭來不過是想搞恐攻而已。本來這些年就忙著恐攻很久,我們政府還在那肖想都鬧了這麼多年也該文明點了⋯⋯真是蠢啊~她們只是在等「更好的藉口出來」,接下來想玩更大的罷了!所以時不時都在樓上這待機(等著挑釁的機會)來繼續自欺欺人買兇犯罪,事到如今我完全沒啥好訝異的。 剛才想到瓦斯行回去板上找個文章就看到加工自殺的相關處理條例⋯⋯其實吧,本來那種會發包讓員工揪團自殺的鳥公司?就應該連公司總部都讓勞工局抄個精光才是,就是讓她們買兇?還是強迫員工加入自殺大車拼的出版團隊?都顯示出這國家的司法已經各種破病。政府各種想得太美也是挺好笑的,一群心情不好還是偷窺看到起肖(惱羞成怒)的水平,你們覺得這類貨色的行為有符合社會規範的可能性嗎?或者說白點,也許民進黨剛好比較沒同理心,所以措置才這麼遭人詬病吧?以前因為犯罪而入獄的弱智要是像我樓上一樣會邊犯罪邊印鈔票挽尊,哪會在監獄關那麼久?早就爽爽假釋出來了才是。 話說回來,剛才提的十幾年前那時的黑心瓦斯行事件(應該是新店蘆洲)我是完全旁觀者倒是真的⋯⋯當下不是版務的樣子,但是?回去後發現有些人說話習慣還真是十幾年沒變,我也看過人家不少發文跟公告(MSN的就不另外提了)。不得不說那個版的版友看帳號有些也是以前別版版務,而現在整個版的文章素質早就變調了,跟以前完全不能說一個水平,我看也是回不去了,還是純粹遠遠觀望就好。 然後?巴哈的事情吧,我是沒跟站長套過近乎、小屋裝熟,還是MSN聊天之類的。以前好像也說過關於這點真是謝天謝地當年沒閒到那地步。簡言之,我是覺得飯也是別亂吃太多得好,畢竟要是聽的人真亂吃,哪天得了糖尿病不就得不償失?萬一還特地找到巴哈總部、遞律師函給旺普?說站長講亂吃飯OK的,牽拖求償站方不就各種無語嗎(就算那不是在人家家裡還是公司發表的文章)。光是有些不知哪來的自己手賤點進去看?都可能要擔心「被負責」的,何況有這麼多廣大牽拖眾網上揪團死顛敗來著。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