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給水岸第一排】5月 6日的日記
今天把那翻譯給弄出來了⋯⋯我懶得全手打,用谷歌的加減改一改後寄過去了這樣~我要告的話,會告小學館法人代表人(年1951)的那位,已經很多年沒用那位對象抬頭打字說話了,反正如今也無話可說,若有交談開啟/進行之行為估計那是在法庭上的了。至於現階段那些女眷還是在這裡做死,近日我存證信函也會發去給樓上兩頭林嫗,反正訴訟前本來就該做的事情⋯⋯ 哎,最近我一直覺得早知如此⋯⋯當年也都不該打日語,直接用國語外加拼貼假名方式輸入還比較好。反正日語說穿了也只是中文方言之一,徒增無意義的正式感啊~~ 嗯,我應該也已經提過了,不曉得這舊事再提幾次好(17年日記參照)?其實母夜叉跟羅剎思維的「特徵」倒是有的⋯⋯只是她們可能表達不力這樣?說白了吧~就是要「欲加害的對象」置身於對她們而言【方便加害】的環境這樣而已!之所以執著於妨礙言論自由也是這原因啦,阿鬼女們的潛規則就是【沒得到自己共識(許可)的發言】都不準日本男隨意地講啊(也不準其他女人隨便講),這會不便她們玩套路搞小團體~其實你們看日女會【為了日男想主動海外聯絡】就集體鬧自殺即知這狀況了,她們要的是談話者(日男VS外籍)背景被她們自身掌握、控制,所以到處都搞人格勒索那套~ 我也可以把這以上內容用外語發表出來啊,懶而已⋯⋯依據她們這樣蠢蠢欲動的節奏?果不其然是要我發表出來的意思吧~ 我真的很懶得打日語,連去復原輸入法都懶⋯⋯ 「 在交談的場合,除了在方便日本女加害發言對象的環境背景存在外,日本男的發言權是不被允許的。」 「交談場合には、日本の女性にとって發言者を加害便利な背景でない限リ、日本の男性の發言權利は許されません。」 說實在的,我是完全沒考慮到日本這國家去,所以那個方便啥的問題?她們就在台灣如法炮製這樣。也更加地說明了不去是正確的了(日本女產地直送)。畢竟實際上而論,去也只是方便那群腦鴇隨便找日男還是華裔外籍等二貨以下略簡單買兇這樣⋯⋯ 我仔細想過為何之前心測還是性向測驗會出現我適合住在梵蒂岡⋯⋯那裡執法效率比較高,地方小嘛!(人也少)而且又幾乎都是古蹟,啥米白痴在那搞醫材恐攻那也只是各種找不到北,那至於我在自己出身地要怎麼安身立命這事⋯⋯?要不被癡女追蹤?我也仔細想過了啦,可能還真只能不斷旅行這樣了吧?~~不過不能帶現在手上的兩樣電子產品就是(手機得暫時停用),然後還得另購播放器聽歌,但畢竟現在有訴訟,還是得等審理過了,跟國家單位提出行政訴訟再來想合法籌旅費的管道~喔對,還得隨機搭車繞來繞去不用公車卡之類的ETC⋯⋯看了一堆月牛這悲催狀況只能講⋯⋯要麼就家當都電子化帶在身上四處跑?可能買一台小電腦跟外接硬碟到哪裡去一併用這樣吧! 這三十年沒打算離境啊~都說了海外很多都分不出華裔哪裡來的,一旦被誤認成日本人就很麻煩,何況那裡民度太低⋯⋯ 「日本的民度低得太悲催,基本上,終身不考慮前往那種素質差、教育程度低落的國家。」 我懶得複製貼上過來了,又要重打一次ZZZ⋯⋯太累了,這樣隨便打幾句都得花上十分鐘啊!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