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給水岸第一排】5月 5日的日記
很顯然地有些東西毫無疑問是積習難改(N回的劣根性不解釋),就算沒有原案資料也不能隨意杜撰他人的檢舉陳情內容啦,早就知道這毫無刑事效力(更何況搜查結果並非指他人的原案描述)⋯⋯ 早些年就跟你們提過了,我們很難去改變那些對象的先後天硬傷,事出必有因,原廠就那副德性。這些迄今還是在這流連往返、蠢蠢欲動的到底是日本男性依舊不負責任的業障。只是借個理由方便(反正窮政府就進口來收喪葬費賺腳尾啊)丟來這裡等死。 所以,我想也是時候針對那公司的提告了(存證信函發了後就去告的想法),本來就沒打算靠替日本撿骨賺錢,那我們樓上這兩頭缺德的老嫗跟官員親戚狼狽為奸也是她們自己不事生產導致的,本來就沒人答應搬到漢口寧廈來我們就有道義給鄰居收屍⋯⋯ 我還是沒去看你的推運還是其他那些呢(你難道是在抗議我不看嗎?)~其他像小限法的?不用起盤來看也知道就是了。試想我們前幾次某回曾偶然(?)相遇在公車上(如果沒記錯你是在五權學士路口那下車,我當天是想去吃飯)⋯⋯這我不確定時間?反正那天晚上的十八號公車車內燈光各種港片風格?試想那統聯的舊型號在夜間行駛時的車內燈光、背景各種復古感,如果變成我們首次當面交談的背景的話⋯⋯那還真是太有時代感?不說我會以為這是拍戲?而且我還隱約記得,好像有哪風聲聊八卦講:誰想修羅場來著?總之,剛才一直試圖回想那時的狀況,應該是去年十一月多的事情吧!有點不太確定了。 我對推運已經少看到連太陽弧都能打成太陽孤了(雖然這塊我本來就少看和幾乎沒在看)等這幾天回頭研究一下發票相關的時間再來補完吧ZZZ,我真的不知道你對我看你盤研究過運時期會是怎麼想?我猜應該是「還是不要吧」這種答覆?打從去年十一月下旬起你盤後就各種心有戚戚焉,我去翻了一堆工具書查找跟你有關的科目。說白了,買了那麼多書都是為了要用時查找資料做整理方便這樣,於是我對於某些買了書就是要來看完/賣掉的心態是比較疑問。當然,也不會閒到去跟那類人說就是了⋯⋯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