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給不特定對象】2月 14日的自白
唉,擺明了就是想搞事而已,你覺得我們這種情況下能談得成正常的戀愛嗎~~?幾乎是一群身障還是心障或是族繁不及備載的各類障礙構成的背景要素,那到底是幾級的我是不管、也管不著啦,只知道她們整天喪心病狂就哀怨著鄰居沒她們那麼障這樣,所以持續作姦犯科搞事啊~就為了證明她們與生俱來的天賦多麼地能夠「製障」,堅定的「造孽」如此便不負眾望所歸! 跟你說下午是啥情況吧!我在房內一直聽到「的、的、的」的機具打磨作業聲,客廳的地板也是被同種機具搞的千瘡百孔,我家人是在1/29晚間看病回來時才告訴我,她們之前有在半夜客廳施工的事情,離題提點占星學,我只能說:我不想講水射手沒危機意識的,但我看很多可能真的沒有。但願有天真有個水射手比較敏感點打破我成見,至今我唯一一個遇過非常事態卻比我還機警(反應快)的水射也就在醫院工作的十年潛力股,但是他水射手跟木處女互融,所以,我覺得這可能要算個例外吧? 我之所以處在一個地方遇到這麼多莫名恐攻還能鎮靜的原因很簡單啦,我住在這房子從民國87年開始的,從樓上四樓之三這戶無恥的搬來曬下限算來,起碼待的期間自87年到102年,這麼長一段時間的正常住居期,你們覺得我可能把樓上這種東西視為哪種個案?講白了:啊不就政府不敢抓的恐怖份子?(還無恥裝得一副沒事的樣子)..... 嚇壞我了,難道除了你以外,還有十年潛力股也在看這裡嗎!!不會吧!!剛剛查理的新專輯第四首跑出來了~~說實在的,這首歌我每次聽都覺得會想起他啊⋯⋯特別低音像的不要不要(根本一個同聲帶),雖然他本人高音我只聽過幾次。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