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給水岸第一排】2月 9日的自白
你會希望我在這裡自白寫出:我也一樣愛著你(這樣肉麻到我不知該拿啥語氣跟你交談的話語?)是嗎⋯⋯我沒直白對你表達的理由很簡單啊,我不希望以後我們倆在旁邊圍觀一堆的玩鬧心態注視下?彼此都尷尬,畢竟有些話不是非得要說出口~ 回顧一下我對你的感情是怎麼產生的⋯⋯可能是意識到多年來少有幾個男的?敢憑本事與我零秒思考互槓邏輯跟臨場反應吧!反正在電話裡頭是頭一遭,論現實裡頭你也是第一個(敢開全速不假思索)。說真的,要知道你之外有多少男的是以性別主義先入為主思考,藉此來逃避他們帶把卻鱉三的事實?數不清的啊! 白話文:憑零秒思考及內在知識這種【無性別意識】的架構競爭?他們沒自信爭得贏,所以乾脆用【歧視女性】的視點忽略談話內容主體、理念邏輯等客體概念⋯⋯畢竟現實裡也不乏一堆女性成天到晚就只想無理取鬧(直接帶入到我身上的一堆,這真是存心逗樂我還要多少次?)回到主題,我也不記得我是幾時感覺有愛的了,但沒太多時間專心想你就是,周遭背景因素干擾太多,想真心覺得悲傷還是快樂?通常時間都不持久。就不說連開始打這篇的第一句?樓上就開始蠢蠢欲動起乩~ 剛剛張先生的歌出來前,查理的歌一直無雙式高度曬存在感啊⋯⋯然後就寂寞邊界等等悲歌連環,情歌也有穿插,我仔細想想有愛也不是不能寫,只是要寫的含情脈脈好像太難(技術上我覺得做不太到),你看這背景因素長年一堆母夜叉+觀望的大中小孬孬,我怎麼專心浪漫的起來?基本到哪去都有羅剎的眼線,我的心情難有平常心保持,首先居住環境就有潛在危機這麼多年危險籠罩?連發花癡YY?都不能專心發好麼~~想起我上次在外頭有次真心想了一下,你中二時一般會怎欺負女生的?突然旁邊一個娃兒兩眼瞇成一條線看我,頓時有種他在吐槽我的感覺!! 嗯?你會問:妳怎麼不把那表情拍起來?(他娘後來轉個身就把他抱走了啊!)接著上車揚長而去~~我如果透露地點?只怕那裡以後變成打卡聖地了!!店家沒跟我簽約廣告之類的啊~~好了,說個重點喔⋯⋯我剛剛不小心在隨機翻閱書籍的過程裡看到跟我們日座相同、黃道區間接近的一對名人組合中點盤,想你大概猜得到是哪對,我就不講了~總之,頓時不小心換位腦內理解我倆組合盤的日座,接著內心開始沙盤推演了一下,我依然只有大略心算配置,沒有企圖看我們的盤喔!! 嗯?至於我對那公公還是怎樣的?已經跟你解釋過了啊!因為啥都沒有,所以就只剩正式告一段落這樣,本來也沒有圖啥要啥執念來著的,乾脆點直接放生啊?他要啥對日本一視同仁之類的,我就當他們整個國家都是一個單位了,平等的放空。 其實我懶得把日本的生物繼續當人看?也有滿簡單的理由啦,因為這幾年喪心病狂的輪班騷擾多不勝數,基本上已經到了胡搞瞎搞數不清的地步,她們難道不覺得,反正日本已經蠢死那麼多人都被國家忽略的了,哪來其他國家管她們還有多少人等死的道理⋯⋯白話文:日本這國家基本都不管國民怎死來著的,別的國家哪有道理給他們擦屁股來著? 我認為評估一個人的好壞?並不需要帶入自己對其出身地(國籍)的立場,換言之:喜不喜歡一個人不見得需要接受或是DISS那個地方。不過?當那個地方的族群群體犯罪形式主體迫害的時候,我是會看整體社會環境狀態,如果該地族群意識的信念叫做啥【對一個日本人有好感】就【等同接受全日本人】這麼北七,我傾向正常檢視到底能有多白痴⋯⋯那還沒白痴到直接表現出來的也只好一點而已,五十步笑百步的程度。結論:如果只是喜歡,我不打算誇張成愛,而且也因為僅僅有過的好感對上這數年來至今的乩掰導向?全然不成一個條件式存在~⋯⋯我去計較我還有付出過啥沒意義(誰多誰少不重要),反正要告一段落,故不必再有交集。 剛才在爬文,滑滾輪開始看一篇火冥十的反饋時忽然跑出張先生的歌⋯⋯其實沒興趣再看有關日本的旅遊廣告了,反正都是要關閉的東西,不管那是哪個單位的都一樣,有鑒於那邊民度(水平)大致同我樓上四樓之三鄰居,我想無須多浪費一毫秒的時間在考慮日本能住人嗎?這種愚蠢的問題上啊~又不能當作全日本的女人都已經死光了,所以哪可能考慮住或待在那。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