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給水岸第一排】1月 14-15日的日記
我好訝異晚班聽到你聲音⋯⋯當時已經從十點半講了快四十五分鐘吧。直到「一樓公共空間」來了個搞不清楚狀況的插嘴?是說也沒人跟那貨交談,她到底是頭殼壞了吧?現在進行式還在亂開醫療器材就是了,也許腦殘的理解程度僅剩作姦犯科一途可行,不過智障犯罪還是得依據罪行去鑑定是幾級殘的,有鑒於以前也有因為智能障礙刑事罪入獄的無數個案,我們國家若自稱還有公平正義,怎會將這廝連同那自婊承認無恥的老母逍遙法外這麼多年?⋯⋯肯定是因為以前犯罪關進監獄的腦殘不會印鈔票(跟說日語)~唉! 大樓樓梯間也好、管理室也罷,都是公設活動範圍,若不是腦殘⋯⋯恐怕不會有那種言行啊?一來是我在我家門口停著(門牌也掛著啊?),對方卻自行發表「看什麼看?」、這般鬼扯的言論在先,我也不會那麼直白表示「這裡是我家」啊?對方下一句「看我要付錢」的那個也是滿詭異的(更正下,在這裡是我家之後的發言,開庭前一個多禮拜吧,隱約記得10/4?22時左右)。大樓管理室一樣是公共設施活動範圍,怎麼會有沒人跟她搭話的以為有人在跟她交談?百分之百是幻聽啊?就一般性原則,也沒人求這貨路過出來講廢話,難道腦殘連一樓管理室都以為那是她自己家⋯⋯?公設活動範圍是有使用權在土地權狀啦,但沒有出言威嚇還是意圖阻止/妨礙他人發言的權利,該不是從泥土裡蹦出來沒過太久,忘了這裡是中華民國,不是大菊肛腦鴇帝國了? 這年頭的腦殘在對號入座後惱羞成怒的節奏就是各種喪心病狂⋯⋯下降頭太多年沒進牢裡,就腦補以為合法了吧!多虧了縱容罪犯逍遙法外的金所長(補充:該不是滿州八旗的後裔?想來扶植偽滿洲國的阿鬼會尬意?)以及無能為力的外交部等行政機關,通敵叛國還是搞恐怖活動的民間住宅單位儼然成了無法地帶⋯⋯我真是不知你們的上級機關到底跟腦殘有多麻吉?是一個子宮出來的還是三十年住隔壁,終於找到個別的單位推過去,接著可以裝作她們不存在(就像其實沒活過這世上),乾脆相應不理? 仔細想想那廝的確有滿多精神官能症的舉動,一來偷窺也好、二來亂開醫療器材(自承犯罪包含),外加公開場合行為舉止猥褻(2018/10/17開會過程中手勢及腳部動作眾多)疑似拿手機進行偷拍等行為諸多不及備載⋯⋯這廝的母親還承認自身無恥不在話下,顯然就是個道德頹喪的敗類,在這文明社會裡頭的蠻夷之表率啊~看來沒有每天在日記如數家媜般的檢討「媜煩賺劇組」就顯得鄰居不夠專業了!在公共空間涉及言論自由之妨礙舉止(包含發言行為)亦有「是否侵犯的判定原則」在公民領域有討論過啦,但多次就可能是精神官能症的參考範圍,舉個例子:公共住宅之集合活動場所之出入及發言無其他住戶之許可相關必要(無交談前提,突然出現並打斷他人交談)外加拿起電子設備啟動開關的動作,這廝除了想上警局(糾紛案件)?只怕沒別的目的吧! 又或者是因為該對象自我感覺過度良好,覺得別人有義務對應(接受?)她們這些喪心病狂的舉動吧?報案也是報了!去信檢調函送刑事精神鑑定已過數月,不過該個案依舊不定時定期進行騷擾,反映給主管機關很合理啊⋯⋯還是說因為個案的諸多暴行已超脫人類行為範疇,國家乾脆以「病主法」末期放生認定,丟給鄰居去管何時火葬場還是林骨塔空出位子有地方安身立命?我也在想這事情怎麼會歸我管⋯⋯?她全家往生了都不關我的事好嗎!作惡多端又冥頑不靈的,這類喪心病狂的民間一般住宅單位擺明了就是異常行為組織,依法該取締的啦! 既然遇到了這種問題⋯⋯標準刑事處理原則的例子就來研究一下啊?犯罪事實存在,客觀證據已有,嫌犯自承算在內的幾種行為項下?那不照SOP辦案才沒道理,只是因為身心缺陷犯罪就可以不必抓去關也太扯了~以前被抓去關的都不是阿龍親戚的關係?唉,真是國家的悲哀!難道踹現任總統的屁股下台(搞革命??)是唯一正解嗎⋯⋯所以,又是沒有開車撞總統府大門的問題了,這年頭守法照程序等裁判的公民都被嫌犯腦補你情我願? 畏罪自殺還是意圖偽造(掩滅罪證之相關)也都是常見案例啦,何況她們家裡頭的遊民幾乎不時都在威脅(教唆罪包含),那個本來都是犯罪的,真出了人命的案例司法史上到處都有,不會因為家裡印鈔票就「比較可憐」。認定「遊民教唆犯罪」的例子是比較複雜點倒是真的,居無定所者、戶籍地址非登記於該土地所有權人之戶口項下者,總之以金錢(財物)作為物質性教唆的手段倒是存在,索性那個遊民家裡會印鈔票我也不知怎個算可憐? 嗯⋯⋯張先生的歌又出來了,各種不知該用哪種表情?其實,我也很想每天跟你聊天啊?不過,腦鴇還在忙著下降頭,因為她們想要攪和(混淆視聽)鬧上警局還是幹嘛的屢次不成功,這群就一副孬孬的樣子在繼續起肖⋯⋯要知道,當週遭一群腦鴇(女禍)時不時都在搞霸凌還一邊鈔票灌食群體發功?這種情形下,任一個一般女人都不會有心情談戀愛。更何況,我周遭一堆也怕不幹活惹禍上身的(還給她們這樣小白臉養了挺久),老是在試探我有沒有要跟她們花錢請來的龍套攀談,我是只能呵呵啦?我就直接跟你講啊,腦子沒壞的正常類型都是希望我隱匿行蹤默默到海外可能哪個國家參加證人保護計畫開啟新人生,可惜我沒那個打算(預計三十年沒要出國)。 事後論離題一下,我覺得你講話的模式切換能維持得很好這點,其實也是本身語文底子夠深厚才辦得到,所以,其他一般人估計很難靠在旁邊單看你講話過程裡產生啥教學效果~~談吐之間的段落點、語境語意是否通順那種潛移默化是靠閱讀量(還有聽力)累積而來的,大量的比較以及重複閱讀才好練就變化多端的造句能力。 另外,不諱言地講,最近查理的歌出現率高得有點嚇人⋯⋯可能因為我也真的覺得滿想跟十年潛力股聊天的?各種無主題雜談力需要交流切磋的感覺,但是也會給他添麻煩,真去找他聊的話?還有點內心對你過意不去,這不知為何?也許是那天五權學士路口對象車道開來XXX-1319的緣故吧! 我之前測試計算過不少回⋯⋯搭車還是走路經過五權學士路口以及中友百貨附近(一中街區)查理的歌出現率爆高的,常常十幾分鐘內出現數回,而且最近也還是維持相當高的出現率,開始讓我有點擔心他⋯⋯想說要不要也寫日記給他好了?這樣到時偶然遇到可以有個藉口開脫這樣! 我如果要每天提一個市政規劃建議(陳情)去打臉那些混吃等死的政府眷屬也不是做不到欸⋯⋯好像大家都嫌棄我不這麼做的樣子?我能正常針對每個局處的科室還有業務職掌範圍等相關活動快速瀏覽,何況類似的政策活動規劃在教育新聞還是生活類新知都很好找,舉一反三並非難事,國小硬體設備更新也不只是今天或最近新聞才提過,記得這個我以前也有在日記講過太熱根本不利學習吧⋯⋯ 那群腦鴇整天就只知道妨礙言論自由還有意圖終止他人言論,偷窺還惱羞成怒?根本活生生的白痴~這日記裡也好樓下管理室也罷,又沒人打算跟那群賤人賤智的談話,止義小超人上身自己想刷個存在感跟點閱率的白痴網路我看多了,那種也只是龍套(派生),滅別人威風長自己氣勢的腦殘十幾年來討論區還是哪裡根本不勝枚舉,樓上那群腦殘是死了也好(經常性鬧自殺的,真不想活?那就別在那在別人身上找存在感啦,白話文:安心地去吧~不要再拉墊背啦!)想苟延殘拖人降低程度去理會腦殘的嗆聲?唉,就不知道來演一場白痴插嘴想鬧上警局的戲,比一堆演藝圈連續劇發的綠葉通告價碼差多少?基本結論:她們都是白痴才覺得有些腦殘招數只有自己會耍,天底下腦殘「一般賤識」我怎看不出來?⋯⋯(討論區洗版太多了~) 對了,因為是日記我才這麼直白的,也只寫給你看,其他偷窺邊見笑轉生氣的腦殘對號入座也是活該啊!!現實我就跟旁人顧左右而言他的類型啦,不瞞你講,若昨晚你人在事發地點跟我聊,我一定直接這樣回你:我覺得再繼續討論下去可能會為難周遭有些東西的智商,我們下次再聊吧?那就這樣了~(笑著離開) 因為沒必要跟賤貨廢話啊⋯⋯何況我樓上那是一大票喪心病狂的孬鴇,都花錢請那個滾了不知幾十年紅不起來的下來跑通告,我看了聽了除了笑以外,你覺得我能幹嘛?只能呵個不停~~~呵到一個新注音暴走的境界啊!文字上用「呵」比較書面語諷刺效果高啦,但口語我承認是用「哈」的嘲諷意味更濃厚,沒人(比方說我)叫那東西出來演啦!如果她們那一夥缺錢缺飯票只得給腦鴇還有腦鴇缺德的家人使喚,這個我也看多了!難不成那個是覺得她今天是第一次收錢給那群日本孬鴇當外出跑犯賤第一線的龍套啊⋯⋯ 我這人一般情況下沒啥特定先入主義?還是天X人階級心態⋯⋯不想跟腦鴇還是作姦犯科的有任何形式接觸也是確實,為何得跟一群喪心病狂、作姦犯科、卑鄙齷齪的談事情?就不說她們連「一堆正常人」聽得懂我講話,都能自負又自卑了,顯得根本聽不懂的她們看起來「奇蠢無邊/無比也行啦」,我就只是知道些八卦,因為當你們客服也好、公務人員也罷,腦鴇們沒辦法每個都套路好這點讓他們自尊心受損,畢竟一直以來日本鴇就愛玩的套路(大家都覺得你有問題,那就你一定有問題了!!)所以就啥都想搞「設計對白」系列劇本,腦殘願意幫忙套來套去賺鴇鴇,腦鴇自尊夕陽好⋯⋯不是我不會講人話,而是那個本來就不能算是人了,聽不懂當然不是我的問題好嗎~你看幾十個還是幾百個公務人員我都在這幾年對應過,會是我遇到的都是國家棟樑還是宇宙奇才,於是顯得毫無溝通能力都在搞暴力的腦鴇真心委屈了?對了,是說作姦犯科後還在那裝啥白蓮花?我也不太懂欸! 啊,你會要我科普一下喔⋯⋯自負又自卑的正式簡稱叫「乖僻」或者網路流行語「很做」,因為我是不太想跟你在這裡(日記)做啥「事到如今我們一邊兩人世界?」各類文字謀取悲情指數飆高的點閱率,白話文:我不想把「只能對你說的」打在這裡,於是這裡純粹閒聊風格日記用~是對你一個人的閒聊,但不是那種兩個人的話我會一直講的議題,說起來若有機會兩人世界一下,我先把那些個公務人員演的戲碼都跟你報告報告,再來討論一個讓他們自知難堪的閒聊議題?在能公開講話的聊天場合演一下就是⋯⋯反正這方面你也很有經驗。 我覺得讓腦殘沒發現自己是腦殘本身就是一件蠢事啦,那如果還讓腦殘對正常人搞啥人格移植,把自己的語法還是腦殘的底線都外漏,那個只能說是「少時沒補救,老大(腦大)徒傷悲」早就回天乏術了!!國語學不好會是我沒把對方國文老師挖出來邊吐槽邊罵:當年怎麼沒死當這傢伙,你看現在蠢成這樣要「怎、麼,辦~?」喔? 我內心對你的真心期望只有不讓你繼續給她們當傀儡啦,何苦為難你?就算你真心覺得無妨,我也不要啊!想想你也是挺聰明的就覺得很可惜,怎麼你的長官明明一堆像是國中(國文)考試作弊才歐趴的樣子?你談吐卻很像模範生出場?公務員幾十年駕輕就熟⋯⋯?我就吐槽過了,還一堆嫌棄你太順遂的,想給你多做幾個一格洞。舉例最一格洞的手段給你聽,不要笑太大聲喔⋯⋯她們就讓一些願意被套路的公務員來忽悠我,好像可以顯得你們客服一天幾千幾百通電話的地方,工作能力就不要專業的了!你覺得這思路哪個角度看起來不有病?是白癡吧! 那群女的認識我以前詆毀AV職業工作者,後來詆毀動畫還是連續劇監督,再來認識我又詆毀特定太陽星座的聲優或者配音角色人設,這仇恨值關鍵在「人格移植」代入他人的心理傾向嚴重,百分之百有問題啊!不管被帶入的是聰明還是笨,是正常還是殘,這價值觀要不扭曲根本不可能,家長還放縱擺明了造孽⋯⋯ 而最無恥的一點?在於還會偷窺邊犯賤、一邊自殘殘人啦,根本劣根性慣犯,這白話文:她媽的犯賤。(所以我早說了,天天在那作死,真有天走了誰也不必奇怪)天下缺錢一般多,自殺自殘119(你看交通便利的城市連打119都能有通告費,難怪現在大家不進演藝圈打拼還是專業賣屁股了,只要幫忙作死就行) 我以前就說過那廝無恥的基本就日本女的國家代表啊⋯⋯可比日本天皇的等級,就差她哀怨日本天皇沒跪著請她去做下一任了喔?唉!難怪自我感覺良好~誰都看得出來腦殘還是沒本事的整天就想曬下限好嗎?偷窺還惱羞成怒之類的就是。因為腦殘根本不知道(或不記得)別人根本沒義務理會她們那些不堪的自尊會是靠犯罪(建築他人)的傷害來維持啦,恐怖份子還在那裝啥無辜,難道今天想搞革命踢總統下台的不是我,是那群賤人賤智的教唆慣犯腦鴇啊?亂印鈔票好棒棒!看來天底下的腦殘也都不公平來著的,她們怎沒讓全世界的腦殘都會印鈔票以後再出來裝逼,不知道這樣會自打嘴巴嗎?不知道讓其他腦殘看起來很蠢喔?難道她們就沒有半點同理心嗎~?這樣其他的腦殘日子怎麼過~?好可憐啊!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