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月 19日的日記
好攪笑的今日有位朋友突然打俾我講左一大堆嘢,《喂,我頭先係龍翔道見到一個你識嘅人wo》我問佢邊個牙? 《我見到你個黃生wo,但佢架車唔同左》我話咁奇怪會係黃大仙(令我諗返起同佢約係黃大仙中心等佢收工嘅趣事捉迷尋),佢架車有咩唔同牙?換左女牙?哈哈 《佢車頭搣左個大口仔》我話你有無認錯車牙? 《我一定無認錯囉,一定係佢架車黎》不是ma,怕俾人認到佢架車定佢個樣。《算吧啦叫佢》 最後我答嗯,是但啦! …… 其實可唔可以唔好再同我講佢呢? 因為我唔想再知道關於佢嘅嘢,對於佢嘅一切我已經再無興趣知道。 而佢呢個人再唔會有機會出現係我嘅世界!我會努力咁淡忘一切,就算佢選擇離開我。我都唔會覺得可惜因為我失去嘅只係一個唔珍惜我嘅男人,而佢失去嘅係一個深愛佢嘅女人。 我講過我認真轉身走就唔會返轉頭,但佢從未認真咁珍惜過。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