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9月 24日的日記
其實我不想死 我知道我自己還蠻常嘴上講講我想自殺的(還包括一邊很崩潰的說我根本不敢自殺我好廢)結果最近我跟我媽坦白我不但想自殺還想謀殺全家人,我媽半點反應都沒有,完全沒在緊張,好像這是很普通平常的小事……(他甚至連安慰我都沒有) 隔天躺在床上我開始覺得超級空虛,然後又開始想死,開始一貫說服自己不要去死的流程……突然間覺得,我「想死」非常沒有意義。 因為我從來沒有真正的拿起菜刀往自己切下去過,我甚至走去廚房拿菜刀為了自殺再放回去都沒做過。 我不想死,有人問我「要不要我們一起去死」,我幾乎是立刻的跟他說我沒辦法。我確實不想死,我也不想去殺人,即使我總是覺得自己和殺人犯的人生擦肩而過,我確實沒辦法承擔去殺死任何生命的重量。 我說想死只是想引起我媽的關注而已。 「我的情況已經這麼嚴重了,可不可以不要再那麽冷淡了,能不能不要再想兇我就兇我了,能不能把我當成病人對待,好好溫柔對我,愛我?」 畢竟從小就被說,自殺很嚴重,要及早預防,多多關心。但無論我說多少次想死,也只會讓自己陷入「我真的要自殺的時候怎麼辦,感覺好痛」的恐懼裡,而依然誰都不在乎也不愛我。 我媽也無動於衷。他只想說,我也有責任、我也有錯,自己的人生自己負擔。無論他是否一直傷害我,或是一直冷漠對待,把我推開,什麼幫忙都不給也一樣,我的人生完全不能跟他求助,我幾乎等同於孤兒。 所以繼續假裝自己很憂鬱好像也沒有意義了,我媽什麼都不在乎,而我也不可能真的去死,那,也只能這樣了。 我還真是活的普通啊。好想搬走。好希望哪天睡著的時候就死掉了,這樣我就不用煩惱未來的事,也不用繼續憎恨還活的這麼累了。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