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雪人
昨天晚上睡覺前,突然看到網絡上有個男生自彈自唱范曉萱的"雪人"。我好懷念。 第一次聽到這歌,我是國小,在朋友家玩。她家的電視裡出現了范曉萱一個人穿著白色裙子戴著白色護耳的樣子,她一個人,外面在下雪。我不是很瞭解冬天下大雪的情景,我在的城市不下雪,只有冷的徹骨的冰雨。 後來我默默地學會了這首歌,也喜歡在冬天的時候唱給自己聽。尤其是聖誕節。在我的心裡,聖誕節是孤獨的節日,只有午夜零時,和一群陌生又友好的人聚在一起教堂,握手擁抱,一起唱歌,為死去的亡靈禱告。 很久很久,我禱告的對象都不是人類,只是那些小時候陪伴過我的毛茸茸的毛孩子們。祂們命太短,不夠陪我到永遠。這一群忠心耿耿,對我不離不棄的孩子們卻都一一丟下我離去了。直到那一年Isaac 去世,我才有了人類的禱告對象。雖然我平日不去做禮拜,但是聖誕節我一定會去,告訴他,我很好,我很久沒有再做音樂,我很想他。每年我是告訴他,當初不該撇下我,躲起來,以為我不夠堅強去照顧他。其實,照顧他到最後一秒的人應該是我,我可以。我可以承擔的比他想象的多太多了,但因為他不辭而別,從此我的心缺了一塊,不知道如何去填補,所以患得患失,活的反而不像自己了。 昨天我在家用電話簡易的錄了我唱的"雪人",默默存在電話裡。我唱過很多歌給他聽,卻唯獨沒有這個。一直到現在,我才找到正確的感情去唱給他聽。 Are you my snow man,我癡癡,癡癡的等。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