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大叔阿虫日记

7月 24日的日記
2020.7.24 今天出去喝了点酒,和哥们几个 喝的比较开心,好久也没有写日记了。 带着美好的事情回来,疫情的压力回国了, 可能朋友的概念还在你没回国之前,喝酒聊了会天。 回家躺在床上,在外面也有失眠的习惯,喜欢听歌入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回家听歌入睡谁不着了,但是明天还要出摊 毕竟要对别人负责,现在不像以前那么轻松了,自己想干嘛就干嘛。 朋友有时候不理解自己那些东西,我会随和去做,生怕别人说自己的东西,记得以前有一个叫心情网的东西,可以分享自己的心情, 现在也没有了,只能自己留一个心里活动自己去想,总觉得,这样活着很累,不是自己了,但是还要迎合去做,呵呵,今天晚上就在想,这是你想要的嘛, 好像和回国之前想的东西不一样,回国之前想的不是说好的嘛,为什么回来之前就这样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出尔反尔呢, 其实不想和亮做事,如果和亮做事了,有些事情我没有人去分担了,没有人去和我探讨了,这样做对嘛,这是我唯一掏心可以说的人,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觉得自己有些做的可能自我了,但是,那就是我啊,如果改变了,那就改变我的味道了,还是改变不了那个毛病 不喜欢别人说自己,但是你做的很好 谁会说你呢,其实有时候说,你只要有钱 你拉屎都是香的 但是有几个人是马云呢。 听了个歌,往自己身上贴 哇,很像呢,”我没有见过任何外界事物,但是我唯一能见识过的东西就是,人越长大 自己身边的人越少,我不想长大。” 很嘲讽啊。 朋友因为工作住在自己家里,但是因为自己的一些在境外的习惯,回到家了 会被人说三道四, 其实呢,换个人我都会说,你可以换个衣服嘛,你可以洗个澡再躺在沙发上嘛,这是我的家呀, 无论发小,来一下两下的就过去了,但是我很怕说完之后,朋友会对我产生一种隔膜,我为什么不会做自己了,会一直要贴附别人的情绪,直接说不好嘛,是因为我出去这些年养成的东西嘛。 知道自己很懒,但是我自己在家里的时候什么样子,兄弟们也看不到,可能我的人设在兄弟们眼里就这样了, 现在时间是01点59分,明天5点要起来,可是我还是不困,就想起来写点东西,给自己留一个纪念。 经历了很多事情,其实这个东西,一个人一个看法,我的想法也不想改变,也有可能你没有经历过我的这些东西, 就像隔离的时候,我心里压力过大,给楼下的工作人员说了一点,大姐人家比我大点,开导我,因为这个东西只有身临其境才懂得,任何一个人都不懂。 聊了聊 心里真的会放松一下,和我回来的一个属于同事,我俩视频聊了两个小时,相互诉苦,知道一个东西,只有你我经历了这些,你才知道我的东西,你和其他人说这个,他会说你矫情。 其实也会说你 这能怎么样啊,不就是在一个屋里待14天嘛,回来了和朋友都没有说这些,这些经历 只有你自己经历了,你才知道怎么样,毕竟那么久,不是一两句可以说的清楚的。 自己真的希望以后会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但是又有几个人会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呢。 现在最怕自己最好的朋友说自己的任何话,因为每一句都是伤,回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自己最想听到的是安慰的话,自己已经很累了,但是没有人会安慰你,反而你还需要安慰别人,这种心理不知道怎么阐述, 给我一句安慰,比任何说我的话都强,兄弟们,我不强悍,我虽然是男人,但是我也脆弱,我不可能把脆弱的东西给你看。 我也不是矫情,我只是希望你懂我,你懂我比什么都重要,就写这么多吧,继续听听歌,睡不着这也夜也就这样过去了吧。
請輸入密碼

大叔阿虫日记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