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是一個療癒系的心情日記社群,
亦是兩萬多位朋友的心靈避風港。

在這裡,
旅人們得以靜心書寫、記錄歲月中的美好。

圍繞在心事分享與生命連結,溫度從最純粹的日記服務出發,也將以不同的樣貌參與人們的 #心情 #日常。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記】長日將盡:達林頓公爵眼中的世界
讀至124頁。(2019/03/13) 對於達林頓公爵看待世界的觀點,我是非常認同的。他說他所要維持的,是社會的和平與正義。他認為戰爭在所難免,但一但結束,我們依然應該給與尊重。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這是英國過於老派而可笑的想法;不像美國用以暴制暴的方式去換取所謂和平;不像法國的極端,無論愛與恨都要到底。達林頓公爵,或許也是石黑一雄對世界觀的投射,他所要說明的不是所謂的愚蠢而不切實際的良善,而是一個真正成熟的人,一個不是站在國家,而是站在國際的角度去思考與看待的人,他們所在乎的並非戰後協議的結果,那之後所帶來的利益或者損失,而是在那之後,百姓依舊需要生活。 無論戰勝或者戰敗國,我們都必須記住,百姓是無辜的。我們或許因為某些歷史事件而仇視某些國家,但那與百姓無關。要能夠理性去分明這一點,對每個人來說,都是非常困難的。 德國在歷史上所留下的殘酷手段無人能忘,他們應該道歉,應該為此付出代價。但應該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才算是合理?利益上的賠償之於那些死難的人民,是否公平?其實這從來都是無法衡量的。也無法原諒。我們沒有辦法原諒,是因為我們不是因故死去的那些人,所以無法代替他們說原諒,亦無法代替他們來說明,什麼樣的賠償才是合理而公平的。但這並不代表所有德國人都該死。除了野心家,沒有人希望戰爭。 我們必須假設德國的人民在戰爭期間同樣是受害者,無論德國本身戰勝了哪個國家,屠殺了哪些民族,這於他們的生活截然無關。他們跟我們一樣,首要渴望的,就是溫飽與平安。 必然有某些人要為此付出代價,那些推動、發動戰爭的人們;而其他人,他們無論身處何地,都享有生而為人的權利與尊嚴。他們有權被平等對待,有追求自由與和平的權利,有維持生活的權利,也有在戰爭結束後渴望一個從新開始的權利。 我想達林頓公爵想要表達的,不外如是。 ※ 「當我們兩人從窗口俯望著家父的身影時,她心底必然湧生了某種類似愧疚的情緒。」肯頓小姐的心思是極為敏銳的,她同時是一個好強的女子,帶點情緒化。她認為史帝文斯不信任她,並對她的能力存在質疑,這一點使她憤怒。她於是將對史帝文斯的憤怒遷移到他的父親身上。並非行為上的遷怒,而是一種為否認而否認的主觀情緒。她知道史帝文斯敬重他的父親,並認為他擁有過人的能力,她就要去找出種種足夠否認史帝文斯的證據。而當她看見老史帝文斯老邁的身影在跌倒的涼亭台階徘徊,她除了看見一位英雄的遲暮,也看見了老史帝文斯對待工作的執著精神。 「我知道,如果縱任自己無謂地分心,日後必將深感遺憾。」這句話出自史帝文斯的自白,我覺得,這就是他整個人的思想中心,亦是他做出的種種行為其背後的原因。他害怕所有不可控的事物,無論是外在,抑或是內在,因為他不知道那背後是什麼,而他又該如何應對。他害怕面對真實的自己,因為即便面對了,他也不敢做出任何決定,因為他害怕這決定之後可能導致的失敗或者遺憾。與其如此,不如未曾開始。 冷若冰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