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7月22日的日記
最近資訊量蠻大的都不太敢講,朋友盡然喜歡自己的親生妹妹,這種亂倫的事情第一碰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聽他說他跟他妹妹做過難以描述的事情,這一場禁忌之戀我無法評斷,別人的愛情我只能站旁邊看和聽聽罷了!(父母那一關只能靠他們)。 隨然是不能被接受的關係,作為現代人是很難被接受的,但他的勇氣我感受的到。他應該怕我責怪或之後不跟他來往,他一定想了很久才敢告訴我(作為朋友有點小感動)。 只是朋友第一次把這種難以消化的秘密說出來也算是喘口氣抒發(現在換我無法呼吸),希望他可以一次說出來不要藏著,今天是我有生以來當傾聽者這麼好奇的一次,我會把小八卦好好藏起來帶進棺材的。 傾聽者 樹 Noille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