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新莊漫遊君

再訪磚雅厝
拜訪了許久沒有再踏入的老宅子。遇到左護龍的呂家爺爺、奶奶,門口貼了一張呂伯伯醬瓜名片。看著他們在工業區裡曬著切片的瓠瓜,心裡頭好奇,便訂購了一小包醬瓜,炒魚、炒肉都好吃。這是一片違章工廠裡頭的合院生活,誰都說不上是好是壞,但是生活確實是越來越促狹,開了門,就會看到一幢幢工廠機械運作,穿梭工廠中間的小徑,才會來到自己14公頃大的菜園。那是以前的市民農園,保存著務農的勞動記憶,和這醬瓜一樣,都是超過一甲子的記憶。 我自己回頭想想,國中心血來潮提著四物湯鍋,往樹林方向要去送心儀女孩,中間經過西盛工業區,灰慘慘的天氣和鐵皮的顏色差不多,有些不太好聞的化學藥劑味,上班時間各種車輛呼嘯,沒有太多行人的空間。走著走著就下起雨來,也就在很狹小的行人舖面上淋著雨,走著。我自己想到她住在新、樹交界地帶,多是工業空間,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這至少都是我到高中以前在新莊生活的風景,工業離自己很近,真實的情感到底是什麼也說不太清楚。 現在工作較多時候要帶著人走進工廠、走進塭仔圳區域,認識多一層認識、拜訪,多數老闆是熱情又溫溫的感覺。換我要對著活動參與者介紹車床、銑床、沖床、折床、鎕床的原理、工件製成。這都是過去重來沒有想過的事。 真的說不清楚這是什麼樣的情緒,現在還是會想問,經過這些生產的空間,對我的影響是什麼? 大學在高雄念書期間,自己騎著車往高雄大林蒲裡繞,在大廟的戲台吃點小點,都是漁村鄉鎮的地景。轉個彎,就是偌大高聳燃燒的油氣管,綿延在筆直的道路上。我經過,也在想這樣的風景,怎麼影響在這邊生活的人。 想多看一些、多些感受、多些涉入的機會。拉高一點點,會促成一些什麼? 記憶像阿力的小貓掌一樣,一推翻記憶又是一攤說不太清楚的殘局。 妳會怎麼形容自己長大的城市?生活的地方怎麼影響自己呢?
請輸入密碼

新莊漫遊君

刪除 貼上